朱育誠憶政權交接:英埋隱患抗華 (圖)

作者:nicole 發表日期:2017-06-01 21:01:03

■朱育誠。資料圖片■朱育誠。資料圖片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朱朗文)原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社長朱育誠接受《紫荊》雜誌訪問,回顧香港當年回歸前夕的形勢,以及籌備政權交接儀式的點滴。他批評英方當時為對抗中國,用各種方法給未來的特區政府埋下隱患,其中末代港督彭定康提出的「三違反」政改方案,更將中英關係推上對抗的道路,致使雙方籌備政權交接儀式成為一場角力。他又憶述,1997年6月30日當天下大雨,反對派又在會場外抗議,更收到炸彈恐嚇及臨時立法會議員會受滋擾的情報,但在有關人員充分準備、隨機應變下,交接過程十分順利。他稱讚當時香港警隊忠於國家,感受到他們在祖國大義面前不懼危難、同心同德。

批肥彭「三違反」方案埋隱患

《紫荊》雜誌6月號刊登朱育誠的訪問。朱育誠憶述,自1990年底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後,中國被以美國為首的反共反華敵對勢力針對,而香港回歸祖國更是他們首要破壞的對象。他批評英方為了在1997年後繼續保持在香港的「宗主國」地位,以撈取政治、經濟上的利益,在100多年管治時期從來不給香港人民主的前提下,突然引入西方選舉政治,改變香港原有的政治體制,以對抗基本法中未來香港特區「行政主導」的政治體制。同時,港英培植反對派組織,允許海外各種「民運」組織來港,用這些政治勢力與中國政府對抗,更改變「量入為出」的理財原則,大搞赤字財政,為之後的香港特區政府埋下隱患。

他更點名批評彭定康的政改方案,「我們將它稱為『三違反一對抗』方案,即違反《中英聯合聲明》、違反與基本法相銜接的原則、違反中英之間在政改方面已經達成的協議與諒解,將中英關係推上了對抗的道路。」

朱育誠表示,中方始終堅持《聯合聲明》和基本法,切實做到「盤馬彎弓故不發」,一方面對英方開展有理、有利、有節的外交鬥爭,使其回到《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的軌道上來,保持香港社會穩定繁榮,另一方面做好各種應對突發事件的準備,依靠並面向港人,大力加強基層工作,發展進步力量,爭取中間力量,孤立打擊彭定康及其在港的極右勢力。

談到政權交接儀式的點滴,擔任香港回歸接收儀式及慶祝活動籌備委員會委員的朱育誠亦分享了不少鮮為人知的小故事。其中,英方當年雖同意政權交接儀式在會展二期舉行,但卻堅持在露天的添馬艦舉行告別儀式,結果6月30日當晚風雨交加,雷電轟鳴,英國人在自己的安排中步入「風雨歸途」。

讚港警隊不懼危難 應對小風波

身兼籌委會安保小組副組長的他,又提到當晚的兩場小風波。他指當時收到情報,稱有人想讓當晚宣誓就職的臨時立法會議員「掛點彩」上台,製造難堪局面,他於是緊急聯絡候任特首董建華,通知他要保護好當晚上台宣誓就職的人員。「我們既要保證中英政權交接、特區政府順利成立,還要保證上台的人一個不能傷,更不能少,絕不能有任何一個人貼張膏藥上去。」

他又指,當晚在政權交接儀式與特區政府成立儀式轉場期間,接到電話稱會展7樓有計時炸彈,當晚在現場任副總指揮的他安定軍心:「會場我們已經檢查多遍了,而且我們新華社員工在活動前三天,日夜守候在會展中心的5樓和7樓。這個電話肯定是恐嚇電話!......這個時候要相信自己!我們日日夜夜做的工作就是為了這一天、這一時刻,一定要相信自己!」

當晚場外聚集大批反對派抗議,朱育誠指當時香港警方用水馬包圍會展,更放貝多芬的《第五交響曲》對抗嘈雜聲,而自己在負責回歸安保工作時,感受到香港警方在祖國大義面前的不懼危難與同心同德,「當時香港警隊的很多警官確實是忠於自己祖國的,我們也相信大部分香港人是愛國愛港的,直到現在也是。這是一份基本信任!」


本文来源:http://paper.wenweipo.com/2017/05/30/YO1705300004.htm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acupuncturehk.com/9730.html
轉載請注明:nicole 2017-06-01 21:01:03 於 香港資訊熱播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