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指印筆跡中尋找聶樹斌案真相

作者:Frieda 發表日期:2017-11-25 09:43:02

原標題:在指印筆跡中尋找聶樹斌案真相

□法醫講述(五)

法醫講述(四):與死神賽跑追蹤“劇毒魚幹”

法醫講述(三):法醫如何還“醉駕者”清白

法醫講述(二):一把漏勺揭開吸毒少女死亡之謎

法醫講述(一):是扶人還是撞人 誰在說謊

法製網記者  餘東明

法製網實習生 張若琂

法製網通訊員 管 唯

司法部司鑒所刑事技術研究室副主任施少培穿一身深色衣褲,拎著一個大環保袋向記者走來。他從袋子裏拿出九本厚厚的卷宗。“這些都是聶樹斌案的資料。”他告訴記者。

圖為聶樹斌。

聶樹斌案,因21年後的昭雪而傳遍大江南北。然而很多人並不知情,在此案的改判過程中,有一個非常關鍵的環節,那就是指紋和筆跡鑒定。

1995年,聶樹斌被判處死刑並執行。2014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指定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進行複查。麵對堆成山的案卷材料和筆錄證據,法官首先要確認筆錄上的簽字和指印的真實性,以確認筆錄的真實性。

圖為指印特征比對表。

2015年的一天,施少培像往常一樣走進辦公室,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所領導找到他:“聶樹斌案複查,由你們負責指紋和筆跡鑒定,不能有任何差池!”

施少培當然知道聶樹斌案的重要性。

“對於我們刑技室的工程師來說,並不是拿到材料,立刻就能開始鑒定。我們首先要評估法院、檢察院送來的材料是否完整、是否具備鑒定條件。確定之後,才能開始正式工作。”施少培說,因為案情緊急,加上工作量實在太大,當時整個研究室十幾個人全員出動。

據悉,當時共有聶樹斌和他母親的指紋198枚、簽名38處需要一一鑒定。

翻開卷宗,記者看到,在每一頁上,每一個指紋都有清晰的記載,198枚指紋,在卷宗上一個不落。施少培說,這近兩百枚指紋,是全室十幾個人一起加班完成鑒定的。

“由於捺印條件的變化,很多指紋特征都不明顯。”施少培說,“我們首先在這近兩百枚指紋中找到兩個相對完整的。”通過顯微鏡觀察這兩枚指紋,一共找到了58處特征,這才建立了統一的標識係統。

指紋的紋形、走向及紋線的分叉、結合、小橋、小眼等特征,這些是鑒定指紋的關鍵,但由於紋路十分細小,必須借助顯微鏡和放大鏡的幫助。“鑒定工作細節十分重要,尤其我們做指紋、筆跡鑒定,一個細節都不能放過。”按照司法部的部頒技術規範,每個指紋要與樣本有8處以上細節特征吻合,才可能確定為同一人的指紋。麵對198:1的繁雜工作,施少培等人不敢鬆懈。

“因為鑒定內容繁重,對指紋特征的識別也更加困難。”施少培說,他們也正是在這種複雜的鑒定過程中積累經驗,不斷建立更加完善的標識係統。

指紋鑒定的工作還沒有結束,另一邊,筆跡鑒定的工作也絲毫不輕鬆。

“關於筆跡,一般的字型、字體、傾斜等等,常人肉眼都能分辨出來。”施少培告訴記者,這也正是專業鑒定人和普通人的區別所在。“我們要做的是在細微處尋找差別。不然要模仿筆跡,也太容易了!還不容易被查出來。”他笑言。

筆順、筆鋒、每一個轉折……都是不能放過的細節。“有的筆跡難以分辨,我們甚至要花好幾天時間在一處筆跡上。”

本次鑒定耗時一個多月,終於有了結果。

“我們最後確定,筆跡中有代簽。”施少培說,38處筆跡中,聶樹斌的5份簽名並非本人所為,而聶母有一處簽名也被證實為代簽。

而在那198枚指紋中,其中聶樹斌的29枚、聶母的14枚因為太過模糊、特征不明顯而不具備鑒定條件,剩下的指紋,鑒定人確定,確實分別屬於聶樹斌本人和他的母親。

“有代簽,這就說明案件的原始證據存在問題,需要審判機關重新審定。”施少培感歎,“責任心是司法鑒定人最重要的品質,對待每一個細節都要認真負責,因為我們麵對的是刑事案件,後果可能相當嚴重,關係到人的生命和自由。”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對原審被告人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奸婦女再審案公開宣判,宣告撤銷原審判決,改判聶樹斌無罪。

消息傳來,施少培和同事甚感欣慰。

施少培從1984年到司鑒所工作,至今已是第33個年頭了。他告訴記者,他的工作,就是發現常人肉眼難以觀察到的線索,為警方的調查、法院的判決提供依據。因此,在鑒定過程中,細心和耐心十分重要。“尤其在一些文書造假中,破綻往往是肉眼無法觀察到的,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出現偏差。”他說。


本文來源:http://news.ifeng.com/a/20171125/53569347_0.shtml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acupuncturehk.com/46944.html
轉載請注明:Frieda 2017-11-25 09:43:02 於 香港資訊熱播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