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ssandra
  • 2018-09-13 03:40:17

畢業租房百日記。

(在寂寞中的人兒啊。)



想來我是幸運的。

關於畢業,關於工作,關於租房,關於生活。

別慌,剛仔細想想竟然發現我都已經租房住滿100天了啊!已經交了兩個季度的房租了啊!算一算咋感覺自己虧了很多錢……現在一個月的房租夠在學校住一年,好像真是這麼個道理。虧啊。

 不對,畢業後租房生活到底是個什麼感覺啊?

2018年6月2日—2018年9月10日,這100天,你過得還好嗎?

(我的房間真好看呀。)

01

這不算家,

只是一個出租房小窩。

 

2018年6月,大學畢業。6月初的那個周末,同事開車幫我把行李運到了出租房,那刻起,我在江城武漢有了自己的小窩,跟在校時睡的高低床不一樣。上床下桌的日子也已經隨着青春定格在了那些年。

在那之前,我一直在擔心行李被子怎麼運到出租房,一個人哪能把每件事都處理的好。新室友一個電話打過來,」我還有3公里到你學校,把定位發我,我直接把車開到你宿舍樓下。」當時的我以為他在開玩笑,等第二個電話打來的時候,是真的已經到了樓下。

那一刻的感覺:自己是何其幸運,要懂得感恩與報答。

一畢業就承蒙兩位同事照顧,找要租的房子沒費多大力氣,花了一上午看房,中午吃完飯就去簽了一年的租房合同。畢業搬行李也沒操太大心,一趟就運完了。裝修一新的出租房,三室一廳一廚一衛,剛畢業就住上這樣好的房間,別提內心湧起多大的波瀾了。

剛住進來的那個六月,一到周末我還是往學校跑,即使只是到網吧坐在室友旁邊打打人機,看看綜藝,也不願在雙休還待在這個出租房裏。彼時的我還不太能接受「新家」這個概念,甚至可能還有一些牴觸:租的房子何以當家?

以至於後來這段時間,每次跟朋友分開時還要特意強調用詞說自己回出租屋,儘量避開用「回家」這個詞。就跟回襄陽家裏再來武漢時,儘量用「去武漢」而不是「回武漢」,用一個字的區別來着重兩地在我心中的分量。殊不知未來的我,還要在江城租多少年的房子……

關於租房的具體經過:


以公司大樓為中心,輻射周圍各個小區去尋找,就近原則應該是租房第一要求吧。想着是三個人一起租,就想着租一整套3000元左右的(坐標武漢),在鏈家上看了下找了中介周末帶看房。

實地看房時適合的整套房間都不算太滿意,就又看了幾套自如的單間整套合租,沒找到合適的,同事把他一直租房用的平台吉家江寓推薦給我們,看了兩處後就定下了現在住的地方。

鏈家中介需要交中介費,一個月房租;自如和江寓的管家是收服務費,按月收取月租的10%,租期一年一次性繳清。三個人房間不同大小不同價格,但相差不太大,水電費均攤。

只不過對於每月1000多塊錢的房租,認識的朋友覺得,對我這種剛畢業參加工作的人來說是貴了點的。住的條件相對較好,坐標武漢的話就是「好的過分」。


02

有了鍋碗瓢盆,

買好柴米油鹽醬醋茶,

支上燃氣灶就開始過日子。

 

在畢業之前從考慮租房開始,就想着要踏踏實實認認真真過日子。

只覺着鍋碗瓢盆、柴米油鹽都得備好,開火做飯有了煙火氣兒才算得上真正在生活。興沖沖地衝進超市準備大採購,可看到廚具那一塊——砧板和鐵鍋價格貴的不像話時,又想着「要不咱不過日子了吧」。

在新室友群里感慨了一句社會生活不易,同事室友說:硬件我都有,軟件都重新配。當時的我只曉得,愣着幹啥,光起步就省了個把月房租,感謝。

一直在想,一路走來,慶幸自己遇到的都是善良人。大學生活有室友疼,進入社會有同事幫,出門在外,難得真朋友。

沒敢想過自己一個人租房該是怎樣一種處境,卧室帶廚房獨衛的房間不好找,價格也高;跟不認識的人合租,公共區域用起來超尷尬吧?租了房才知道,能有個晾衣服的地方是多麼可貴……

好在,這些問題目前都還不用再費腦了,到下次搬家時再說吧。現在的我,每天都只想着能做些什麼菜可以吃,會做的家常菜都做個遍,簡簡單單餓不死就行。最開始的油和米是同事以往存下的,過節報社發的。

現在已經開始吃端午節發的米了,上一袋還沒吃完,它沒有平安度過武漢的夏天,生了不少米蟲,讓人看着害怕,洗乾淨也實在是下不去嘴。這些都是過日子了才懂得:原來城市裏生活,米容易生蟲要注意儲藏;剩菜剩飯習慣不好,白天上班晚上做一頓飯,第二天晚上就不要再吃剩菜了;雖然買菜不看菜價,但水電費還是要省着點……

(從宜家背回的碗和盤。)

03

太過舒適的住宿環境,

容易讓自己變得很懶。


就像其他同事和大學朋友們說的那樣,現在的房租對我來說可能貴了點,也就意味着起點就定高了。

以後如果沒人合租的話,不知是降低水平還是咬着牙攀上更高水平。離家外出打工的人,房租是個硬傷。要想住得好,就得多花錢,可住的越好越舒適,人就會變得越懶……

朝九晚六的上班族,下了班的生活就是坐在軟軟的床上,繼而覺得床太軟就躺下,再然後就默默睡着了,一個人的房間真的很安靜。如果不是雙手捧着的手機正好砸落在臉上,估計醒來就是第二天早上了。

大學裏的生活:如果早上8點有課,7點起床時還要嘟囔着起太早;若是9點多的三四節課,寧願醒着在床上玩手機躺到9點再起;倘若上午沒課,可能就中午才起;要是一天沒課,不到期末,平時的那天絕對是在床上躺過……

社會上的日子:工作日每天九點出門上班時只覺太陽很辣,習慣以後,偶爾八點早出門採訪路上才驚覺路上竟然會有這多人;晚六點的地鐵擠得全是正常下班者,七八點才是我們這行該進地鐵的時間,不然就是回了家繼續幹活……但往往就是不管人在哪只要做完當天工作,只要結束了,就真的只想睡了。

感覺這樣的生活變化不太大,大學生轉變社會人,這個過渡階段我過的實在是太坦然。周末如果不值班不加班,也是放肆的雙休,要麼睡要麼浪。唯一不同的或許就是租的房子環境更凈、床鋪更大、空調更好,總結起來就是在出租房住着會變懶。

也許這本不是理由,骨子裏就太懶才是實質。

(同事最近一次做的飯。)

04

還記得初次實習時租房,

那時就埋下了過好日子的種子。

 

應該是上班的心態與上學不同的緣故吧。

租房子和住宿舍的感覺肯定不一樣,畢竟白天幹的事不一樣了。如果是純上課學習,還有點努力上進的那個樣子;工作時完全是打工的心態,完成當天任務後只想肆意妄為,解放天性胡亂撒潑……

大二暑假去廣州實習時就是這樣,那倆月跟現在畢業後的狀態雷同,當天寫完稿交了稿子就只想睡覺。那時的我也躺在出租屋床上遙想過畢業後的租房生活:一人住會哭,合租怕沒人,交不起房租買不起衣服吃不起飯該怎麼辦?

如今兩年過去,唯一沒變的就是都沒錢。

那年暑假租房我也沒操過心沒幫上忙,妞妞媽媽的同學在暨大有套教師公寓出租,高低床還給配了床褥,廚房衛生間簡直是標配,兩個月只收1500塊錢是良心價,那裏的坐標是廣州市天河區。

與大學校園一牆之隔外就是菜市場,繁華鬧市中極具生活氣息的地方,想鍛煉還有體育館和運動場。出門就是地鐵站,也就是在那時,我愛上了城市生活里提高品質的軌道交通,這也決定了我留在武漢工作依賴地鐵出行的想法。

那時在菜場花50塊錢買一次菜可以供我們5個人吃一頓好的,每個人都還爭着搶着去做菜,即使是第一次嘗試也覺得很開心,天真的以為我們真正過上了群租房生活。曾想:畢業後的生活要是也能這樣就好了,和三五知心好友共度年輕生活……

理想總是豐滿的。從那時開始,19歲的年紀演練着社會人生活情景:一個人搭乘地鐵公交走遍整座羊城,試着學會一人吃飯一人看電影,體驗過獨自忍痛走進醫院。可始終沒學會捉老鼠,畢竟廣州的老鼠不是一般的大,體態堪比成年貓。

這就是生活啊,多有煙火氣息。

(我最近一次買的菜。)

05

聊着租房那些事兒,

總有讓你忘不了的記憶。

 

要說離開學校離開家自己在外住的日子,要屬高考完後的那個暑假。因為暑假工包吃包住不要房租,但住的條件不好,當時還未進大學的我還沒想過以後。只因那時開心。

高中畢業打暑假工,「離家出走」在大排檔幹了一個多月的活,包吃包住挺好,只不過出門走得急,被子都還是好兄弟家裏帶過來的。想想就覺得好笑,賭氣從家裏出來,包里就帶了幾件衣服,坐在路邊花壇上給蒙生和蹦蹦打電話,他們也是很任性的就出來陪我了。

偶爾再去想起那段日子,雖然苦着但也快樂着,因為那時還小不用考慮太多,任性就當青春期叛逆了。現在好了,蒙生當了兩年兵考名牌軍校,今年都是大學生軍訓的教官了;蹦蹦復讀一年上了武體專科,今年通過專升本繼續讀武體本科,還計劃着兩年後考上研究生,真好啊。

看着好朋友們,都在朝着各自嚮往的最好的自己努力着,想起曾經一起住的那段時光,不勝榮幸很是感激。


在外住的這些日子,你過得還好嗎?

天涯海角,唯願你好。


音樂 | 願長夜裏有人陪你說話—鹿先森樂隊

插圖 | 日常記錄

 


#租房百日自畫像#


9月10日教師節周一,上午例會下午外出。

9月11日周二,早八點出門在外採訪一天。

過日子嘛,工作完回家喝着感冒藥加班睡着也正常……



夜裏造了一個夢,

清晨醒來實現它。

志成是你手機里一個喜歡記錄故事的好朋友,

而這裏,是他認真做夢的地方。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36781173&ver=1118&signature=E4gF1Mkpa2H9GJGU51Z5X6oAyIcYt-9ZloH3ynoZFZWPbu3ZQ69VOaYifBndtmyCIsTXf565pX*WS6axdff2mUJJumc9PJvSxD8kLR-zY9UrE06*ssnQXJzE*h2a*xXL&new=1

相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