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ssandra
  • 2018-09-13 03:40:17

毕业租房百日记。

(在寂寞中的人儿啊。)



想来我是幸运的。

关于毕业,关于工作,关于租房,关于生活。

别慌,刚仔细想想竟然发现我都已经租房住满100天了啊!已经交了两个季度的房租了啊!算一算咋感觉自己亏了很多钱……现在一个月的房租够在学校住一年,好像真是这么个道理。亏啊。

 不对,毕业后租房生活到底是个什么感觉啊?

2018年6月2日—2018年9月10日,这100天,你过得还好吗?

(我的房间真好看呀。)

01

这不算家,

只是一个出租房小窝。

 

2018年6月,大学毕业。6月初的那个周末,同事开车帮我把行李运到了出租房,那刻起,我在江城武汉有了自己的小窝,跟在校时睡的高低床不一样。上床下桌的日子也已经随着青春定格在了那些年。

在那之前,我一直在担心行李被子怎么运到出租房,一个人哪能把每件事都处理的好。新室友一个电话打过来,”我还有3公里到你学校,把定位发我,我直接把车开到你宿舍楼下。”当时的我以为他在开玩笑,等第二个电话打来的时候,是真的已经到了楼下。

那一刻的感觉:自己是何其幸运,要懂得感恩与报答。

一毕业就承蒙两位同事照顾,找要租的房子没费多大力气,花了一上午看房,中午吃完饭就去签了一年的租房合同。毕业搬行李也没操太大心,一趟就运完了。装修一新的出租房,三室一厅一厨一卫,刚毕业就住上这样好的房间,别提内心涌起多大的波澜了。

刚住进来的那个六月,一到周末我还是往学校跑,即使只是到网吧坐在室友旁边打打人机,看看综艺,也不愿在双休还待在这个出租房里。彼时的我还不太能接受“新家”这个概念,甚至可能还有一些抵触:租的房子何以当家?

以至于后来这段时间,每次跟朋友分开时还要特意强调用词说自己回出租屋,尽量避开用“回家”这个词。就跟回襄阳家里再来武汉时,尽量用“去武汉”而不是“回武汉”,用一个字的区别来着重两地在我心中的分量。殊不知未来的我,还要在江城租多少年的房子……

关于租房的具体经过:


以公司大楼为中心,辐射周围各个小区去寻找,就近原则应该是租房第一要求吧。想着是三个人一起租,就想着租一整套3000元左右的(坐标武汉),在链家上看了下找了中介周末带看房。

实地看房时适合的整套房间都不算太满意,就又看了几套自如的单间整套合租,没找到合适的,同事把他一直租房用的平台吉家江寓推荐给我们,看了两处后就定下了现在住的地方。

链家中介需要交中介费,一个月房租;自如和江寓的管家是收服务费,按月收取月租的10%,租期一年一次性缴清。三个人房间不同大小不同价格,但相差不太大,水电费均摊。

只不过对于每月1000多块钱的房租,认识的朋友觉得,对我这种刚毕业参加工作的人来说是贵了点的。住的条件相对较好,坐标武汉的话就是“好的过分”。

02

有了锅碗瓢盆,

买好柴米油盐酱醋茶,

支上燃气灶就开始过日子。

在毕业之前从考虑租房开始,就想着要踏踏实实认认真真过日子。

只觉着锅碗瓢盆、柴米油盐都得备好,开火做饭有了烟火气儿才算得上真正在生活。兴冲冲地冲进超市准备大采购,可看到厨具那一块——砧板和铁锅价格贵的不像话时,又想着“要不咱不过日子了吧”。

在新室友群里感慨了一句社会生活不易,同事室友说:硬件我都有,软件都重新配。当时的我只晓得,愣着干啥,光起步就省了个把月房租,感谢。

一直在想,一路走来,庆幸自己遇到的都是善良人。大学生活有室友疼,进入社会有同事帮,出门在外,难得真朋友。

没敢想过自己一个人租房该是怎样一种处境,卧室带厨房独卫的房间不好找,价格也高;跟不认识的人合租,公共区域用起来超尴尬吧?租了房才知道,能有个晾衣服的地方是多么可贵……

好在,这些问题目前都还不用再费脑了,到下次搬家时再说吧。现在的我,每天都只想着能做些什么菜可以吃,会做的家常菜都做个遍,简简单单饿不死就行。最开始的油和米是同事以往存下的,过节报社发的。

现在已经开始吃端午节发的米了,上一袋还没吃完,它没有平安度过武汉的夏天,生了不少米虫,让人看着害怕,洗干净也实在是下不去嘴。这些都是过日子了才懂得:原来城市里生活,米容易生虫要注意储藏;剩菜剩饭习惯不好,白天上班晚上做一顿饭,第二天晚上就不要再吃剩菜了;虽然买菜不看菜价,但水电费还是要省着点……

(从宜家背回的碗和盘。)

03

太过舒适的住宿环境,

護脊床褥價錢也有很多不同的層次,主要是將床褥的品質和特性加以整合進行綜合定價。選擇了DPM品牌,會有專業人士為您挑選切合個人要求的床褥,也會進行相應的床褥價錢查詢,幫助選購者擁有良好的睡眠

容易让自己变得很懒。

就像其他同事和大学朋友们说的那样,现在的房租对我来说可能贵了点,也就意味着起点就定高了。

以后如果没人合租的话,不知是降低水平还是咬着牙攀上更高水平。离家外出打工的人,房租是个硬伤。要想住得好,就得多花钱,可住的越好越舒适,人就会变得越懒……

朝九晚六的上班族,下了班的生活就是坐在软软的床上,继而觉得床太软就躺下,再然后就默默睡着了,一个人的房间真的很安静。如果不是双手捧着的手机正好砸落在脸上,估计醒来就是第二天早上了。

大学里的生活:如果早上8点有课,7点起床时还要嘟囔着起太早;若是9点多的三四节课,宁愿醒着在床上玩手机躺到9点再起;倘若上午没课,可能就中午才起;要是一天没课,不到期末,平时的那天绝对是在床上躺过……

社会上的日子:工作日每天九点出门上班时只觉太阳很辣,习惯以后,偶尔八点早出门采访路上才惊觉路上竟然会有这多人;晚六点的地铁挤得全是正常下班者,七八点才是我们这行该进地铁的时间,不然就是回了家继续干活……但往往就是不管人在哪只要做完当天工作,只要结束了,就真的只想睡了。

感觉这样的生活变化不太大,大学生转变社会人,这个过渡阶段我过的实在是太坦然。周末如果不值班不加班,也是放肆的双休,要么睡要么浪。唯一不同的或许就是租的房子环境更净、床铺更大、空调更好,总结起来就是在出租房住着会变懒。

也许这本不是理由,骨子里就太懒才是实质。

(同事最近一次做的饭。)

04

还记得初次实习时租房,

那时就埋下了过好日子的种子。

应该是上班的心态与上学不同的缘故吧。

租房子和住宿舍的感觉肯定不一样,毕竟白天干的事不一样了。如果是纯上课学习,还有点努力上进的那个样子;工作时完全是打工的心态,完成当天任务后只想肆意妄为,解放天性胡乱撒泼……

大二暑假去广州实习时就是这样,那俩月跟现在毕业后的状态雷同,当天写完稿交了稿子就只想睡觉。那时的我也躺在出租屋床上遥想过毕业后的租房生活:一人住会哭,合租怕没人,交不起房租买不起衣服吃不起饭该怎么办?

如今两年过去,唯一没变的就是都没钱。

那年暑假租房我也没操过心没帮上忙,妞妞妈妈的同学在暨大有套教师公寓出租,高低床还给配了床褥,厨房卫生间简直是标配,两个月只收1500块钱是良心价,那里的坐标是广州市天河区。

与大学校园一墙之隔外就是菜市场,繁华闹市中极具生活气息的地方,想锻炼还有体育馆和运动场。出门就是地铁站,也就是在那时,我爱上了城市生活里提高品质的轨道交通,这也决定了我留在武汉工作依赖地铁出行的想法。

那时在菜场花50块钱买一次菜可以供我们5个人吃一顿好的,每个人都还争着抢着去做菜,即使是第一次尝试也觉得很开心,天真的以为我们真正过上了群租房生活。曾想:毕业后的生活要是也能这样就好了,和三五知心好友共度年轻生活……

理想总是丰满的。从那时开始,19岁的年纪演练着社会人生活情景:一个人搭乘地铁公交走遍整座羊城,试着学会一人吃饭一人看电影,体验过独自忍痛走进医院。可始终没学会捉老鼠,毕竟广州的老鼠不是一般的大,体态堪比成年猫。

这就是生活啊,多有烟火气息。

(我最近一次买的菜。)

05

聊着租房那些事儿,

总有让你忘不了的记忆。

要说离开学校离开家自己在外住的日子,要属高考完后的那个暑假。因为暑假工包吃包住不要房租,但住的条件不好,当时还未进大学的我还没想过以后。只因那时开心。

高中毕业打暑假工,“离家出走”在大排档干了一个多月的活,包吃包住挺好,只不过出门走得急,被子都还是好兄弟家里带过来的。想想就觉得好笑,赌气从家里出来,包里就带了几件衣服,坐在路边花坛上给蒙生和蹦蹦打电话,他们也是很任性的就出来陪我了。

偶尔再去想起那段日子,虽然苦着但也快乐着,因为那时还小不用考虑太多,任性就当青春期叛逆了。现在好了,蒙生当了两年兵考名牌军校,今年都是大学生军训的教官了;蹦蹦复读一年上了武体专科,今年通过专升本继续读武体本科,还计划着两年后考上研究生,真好啊。

看着好朋友们,都在朝着各自向往的最好的自己努力着,想起曾经一起住的那段时光,不胜荣幸很是感激。


在外住的这些日子,你过得还好吗?

天涯海角,唯愿你好。


音乐 | 愿长夜里有人陪你说话—鹿先森乐队

插图 | 日常记录

 

#租房百日自画像#


9月10日教师节周一,上午例会下午外出。

9月11日周二,早八点出门在外采访一天。

过日子嘛,工作完回家喝着感冒药加班睡着也正常……

夜里造了一个梦,

清晨醒来实现它。

志成是你手机里一个喜欢记录故事的好朋友,

而这里,是他认真做梦的地方。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36781173&ver=1118&signature=E4gF1Mkpa2H9GJGU51Z5X6oAyIcYt-9ZloH3ynoZFZWPbu3ZQ69VOaYifBndtmyCIsTXf565pX*WS6axdff2mUJJumc9PJvSxD8kLR-zY9UrE06*ssnQXJzE*h2a*xXL&new=1

相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