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川航迫降機長:風擋玻璃爆裂瞬間  心裏曾喊「完了完了」

作者:Greenle 發表日期:2018-05-21 10:06:10

近萬米高空,風擋玻璃突然爆裂

「我當時感覺我整個人變形了」

「我的職責是把飛機控制好,不讓飛機掉下去」

……

△視頻:《面對面》生死迫降

✈️「飛前檢查沒有任何問題」

5月14日早上6:27,從重慶飛往拉薩的川航3U8633航班在重慶江北機場正常起飛,機上有包括機長劉傳健在內的9名機組人員,以及119名乘客。7:06左右,飛機抵達青藏高原東南邊緣,飛行高度9800米,突然,平穩飛行中的飛機發出一聲巨響。(詳情見:飛着飛着,駕駛艙玻璃沒了!川航客機驚險着陸!

劉傳健:當時的第一判斷是爆炸、爆裂的聲音,我和副駕駛都發現副駕駛前風擋玻璃有裂紋了。

記者:當時爆炸聲音有多大?

劉傳健:聲音比較大,至少是以前(爆)爆米花的那個聲音。

記者:那天早上有什麼異常嗎?

劉傳健:沒什麼異常。(起飛前)機長每次都必須要對飛機的外部和內部進行檢查,這次我都進行了檢查,沒有問題。

✈️「想把飛機控制好,但心裏覺得完了」

民航客機的風擋玻璃通常有外層、中層和內層三層,而且其韌性和抗壓能力是普通玻璃的兩三千倍。一般理論認為,即使內層玻璃破裂,中層和外層玻璃仍能抵擋機艙內外兩倍的壓差(更多內容:一圖 | 川航客機的風擋玻璃為什麼會破裂?)。但出於職業敏感,劉傳健還是迅速做出了決定立即返航最近的成都機場。

而就在他調轉機頭,抓起話筒向地面管制部門發出「風擋裂了,我們決定備降成都」的信息時,整個駕駛艙右前座風擋玻璃突然爆裂,機艙內外巨大的壓力差,瞬間把副駕駛上半身吸出了窗外。

劉傳健:我根本沒有想到會爆炸。一共爆了三次,等看副駕駛的時候,就已經半個身體(上半身)在窗外了。我想伸手抓他,但飛機的速度非常大,我一是過不去,二是確實夠不着。

記者:你當時能確認他的安全嗎?

劉傳健:我當時都不敢想,只是想着把飛機狀態控制好,不要讓飛機掉下去。但那時候我真沒把握,心裏也是喊,完了完了。

✈️「機身在抖動,滿屏都是故障顯示」

駕駛艙失壓後,狂風吹翻了飛行組件控制面板,很多數據板都遭到破壞或者變得無法確認。控制面板被破壞,就相當于飛機從智能汽車變成了手扶拖拉機,自動駕駛已沒有可能,必須依靠手動來完成。

劉傳健:強風吹着,臉上有撕裂感。我當時感覺我整個人都變形,整個機身也在抖動,儀表看不太清楚,在晃動。

記者:儀表上還有顯示嗎,所有的功能還存在嗎?

劉傳健:我操縱飛機那邊是有顯示的,但是我當時不敢確定是正確的顯示。因為爆破了以後很多設備都不工作了,兩個螢幕全是故障。

✈️「大概-40℃,前期太緊張沒覺得冷」

近萬米高空,駕駛艙破了一個大洞,將迅速導致兩個致命後果,一是低溫,二是駕駛艙內缺氧。

記者:一般機艙內是多少度?機艙外當時大概零下多少?

劉傳健:平時艙內大概24度左右,9800米的話,(艙外)按理論算應該是零下40多度。

記者:(溫度驟降)對整個肢體的操作是否會受到大的影響?

劉傳健:前期我太緊張了,肌肉是非常緊張的,我真的沒有感覺到(冷)。

記者:有戴氧氣罩嗎?

劉傳健:有,但是我戴不上,因為風太大了。當時一心想把飛機操縱好,沒想到缺氧的問題。

✈️「他實際上是順着風爬進來的」

在劉傳健的操縱下,飛機繼續飛行。幸運的是,風擋玻璃爆裂二三十秒後,被強力壓差吸出駕駛室的副駕駛徐瑞辰回到了駕駛艙。

劉傳健:一下爆破了以後,相當於裏面沒有壓差了,飛機裏面和外面,它的壓力是一樣的,實際上是順着風往裏吹爬進來的,如果風一直往外吸,他是進不來的。

✈️壓差大、溫度低、速度快…比「英航事件」更兇險

1990年6月10日,英國航空5390號航班在飛行過程中,駕駛室的一塊風擋玻璃突然飛脫,機長被吸出機外。憑着副機長的努力,飛機安全降落,機長奇蹟生還,創造了一個航空史上的奇蹟。然而,劉傳健駕駛的這架飛機,比「英航事件」更加兇險。

劉傳健:(英航5390)高度比較低,速度比較小。我們這次高度非常高,應該是9800米,壓差非常大,溫度非常低,速度也很快,當時的速度是800公里每小時。

除了高度和速度上的不同外,劉傳健駕駛的飛機下面,是山尖上聳立着冰川的青藏高原。一旦遵循常規操作下降,勢必撞上冰山,後果不堪設想。

✈️第二機長輔助飛行 副駕駛發出「7700」

意外發生後,正在客艙休息的第二機長梁鵬立刻進入駕駛艙。

梁鵬:我直接看到駕駛艙門爆開了,很大的風聲。進到駕駛艙後,看見飛機在轉彎,下邊全是山,我坐下系好安全帶,把氧氣罩給機長戴上。飛機飛高原都有特定的失壓程序,所以我立刻拿出電子飛行包,翻出拉薩的失壓程序,告訴他我們現在要飛的地方叫崇州,要下的高度是兩萬兩千英尺,我就負責導航通訊,他負責操縱飛機。

與此同時,第二機長梁鵬提醒副駕駛發出「7700」的提示。

梁鵬:這是我們的一個應答機。當時沒有辦法通訊,如果按這個,下面是能知道我們碰見緊急情況了,但這個要隔一段時間按一下。劉機長他冷,我就給他撫摸,摸他手,一個是產生點熱量,我就說沒問題,同時也一直給副駕駛安撫。

✈️「生怕因故障導致失控,所以操作很糾結」

在狂風、巨大的噪音、低溫、缺氧的情況下,劉傳健在駕駛室內的每一個操作動作都異常艱難,大概五分鐘後,他將飛機控制到了一個好的狀態。  

記者:這五分鐘最多想的是什麼?

劉傳健:最多的時候,我一定把飛機保持好,一定不要讓飛機掉下去,儘量保證更多人的安全。如果我無法操控飛機,能做多少做多少吧。說實話,在這個過程中,其實到後來,還是有些很多糾結的問題。因為當時有無數的故障,我生怕因為故障造成飛機姿態變化。如果飛機失去姿態,某種情況下是會失速掉下去的。因此我是非常非常謹慎的,可用可不用的設備,我絕對不用。

✈️安全迫降後第一句話「我們都還活着」

早上7:11左右,飛機從32000英尺下降至24000英尺高度,飛機的姿態進入了一個相對平穩的狀態。此後,飛機繼續平穩下降,事故發生34分鐘後,3U8633航班降落在成都雙流機場。

梁鵬:能見跑道之後,心裏邊當時真是不怕了,因為只要能讓我們見到跑道,我們就能把飛機飛下去。所以落地之後,真的是鬆了一口氣。他(劉傳健)側過來,我們看着,就握了個手說了一句,我們現在還活着。

劉傳健:飛機落地一刻長長舒一口氣,我和他同時在那兒,我們都還活着。

✈️「我還會繼續飛行」

據四川航空發佈的消息,除副駕駛皮膚擦傷,一名乘務員腰部受傷正接受治療外,其餘27名前往醫院就診的乘客身體未見明顯異常,事故原因正在調查(詳情見:生死備降!網友:他們讓生命繼續前行)。

當問及劉傳健在經歷過這樣一次特別的飛行事故後的個人安排時,劉傳健說:在身體檢查、心理輔導、心理平穩沒有異常情況後,我還會繼續飛行,我相信我能行。

本文來源:新聞頻道《面對面》


更多新聞

  • 央視快評:還老百姓藍天白雲繁星閃爍

  • 「熊孩子」玩餐桌轉盤打翻開水壺 致人十級傷殘 該誰負責?

  • 冰雹好似鵪鶉蛋,這些地區強降雨,出門之前看天氣!

  • 16年前首次環球航行,如今TA遨遊四海!

  • 既想落戶天津,又想在北京工作,可以嗎?

  • 滴滴順風車恢復業務 暫停深夜接單!


監製/楊繼紅  主編/李偉

編輯/李嘉歡

©央視新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26866201&ver=889&signature=nhGGCUUI2eyT0n3lM*Lgxp9jG5MWE07ypaO6nP*hHsEsxL2vfTHQB01eLCBhT*12dYUTKBVBIvlpl8RjtjHfrnQhquiv7MBt2WtdjwSKvEbovVT5dSoqP6q*kEDfhk2D&new=1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acupuncturehk.com/132584.html
轉載請註明:Greenle 2018-05-21 10:06:10 於 香港資訊熱播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