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nnie
  • 2018-05-20 15:59:57

上海6個月男嬰遭兩次遺棄後續:父親涉遺棄罪已被警方刑拘

被父親遺棄了兩次的男嬰小宇(化名)。 澎湃新聞記者 陳斯斯 圖

上海6個月大的男嬰小宇(化名)被父親兩次遺棄,至今以醫院為家,其父因涉嫌遺棄罪已被警方立案調查。

5月19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從上海寶山公安分局得到消息,目前,小宇的父親張某已被寶山警方以涉嫌遺棄罪刑拘,警方正在開展進一步的審理工作。

5月16日,澎湃新聞報道了《上海6個月男嬰遭兩次遺棄以醫院為家,父親:不會帶,也沒錢》。報道中稱,在短短2個月內,小宇被父親遺棄了兩次,第一次是在3月19日,民警找到父親後,父親於5月10日前往醫院帶走了孩子,但當晚又再次將孩子遺棄在一小區內,此後父親還玩起了「失蹤」。隨後,小宇在民警的幫助下被送至寶山區一家醫院,暫時在那裏生活。

白白胖胖的小宇,特別愛笑,笑起來的時候左臉會露出大大的酒窩,如今6個月大的小宇已經開始在醫院接受輔食餵養,身體健康。

5月18日,小宇父親終於「現身」。據知情人士介紹,當日,張某帶着一位朋友去到了小宇所在的醫院,聲稱要領走小宇,交給這位朋友撫養。院方沒有答應。事實上公安機關連日來一直在尋找張某,當日掌握情況之後,隨即以涉嫌遺棄罪控制了張某,對其展開調查。據消息人士稱,張某疑似精神發育不全,這一點尚待有關部門鑑定。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張某和小宇的母親為未婚生子,但張某的父母並不同意這樁婚事,小宇母親也在他出生後出走了,這成了小宇遭遺棄的原因。這一說法尚未從警方得到證實,但能夠確定的是,這名父親遺棄小宇後有着更為直白的解釋:「我沒有經濟能力撫養這個孩子」。

此事報道後,澎湃新聞記者連日不斷接到愛心人士的電話,有愛心媽媽希望能給小宇送去一些日用品,也有一些從事母嬰食品行業的愛心人士,希望能為小宇送去一些輔食。甚至還有人稱,「如果醫院有需要,可以抽空去照顧孩子」。

對此,醫院兒科護士長金黎瑛說,目前醫院裏提供的日用品和食品都很充足,「孩子也小,每天吃的量有限,之前醫護人員和病房裏的好心人也給孩子送了很多衣服、尿不濕和食品,暫時他也不缺這些東西。」

金黎瑛希望愛心人士不要前往醫院捐贈衣物和食品,一來是為了確保醫療秩序的安穩,讓其他患兒及家屬不受到打擾,二來也是為了保護小宇的人身安全,目前小宇由一名經驗豐富的專業護工實施24小時照顧。

如今小宇的未來成了許多人關心的焦點,到底誰來照顧這個6個月的寶寶?

澎湃新聞記者5月18日最新獲悉,寶山區民政部門將承擔小宇在醫院的全部養護費用。同時,還將會同婦聯、法院等相關部門進一步商討後續處理工作。

「小宇的父親構成了遺棄罪,最重要的還是要找到他的媽媽,」上海恆建律師事務所律師潘書鴻說,遺棄罪是指負有扶養義務的人,對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沒有獨立生活能力的人拒絕扶養,情節惡劣的行為。

潘書鴻稱,小宇現在處於哺乳期,實際上母親負有更大的撫養責任,如果沒有依法進行監護權轉移,她一走了之也可能構成遺棄行為,「也應該追責」。他覺得如果小宇父親有精神疾病或無法撫養,最關鍵的還是找到小宇的母親,其次是爺爺奶奶和外公外婆。

「肯定不能隨便找人做孩子的監護人,」潘書鴻認為,張某在醫院想把孩子交給一位「朋友」,並不合法。他說,即便要委託他人監護,也需要走一系列法律程序,需要對監護人做多方面的鑑定,「小孩的成長還有很長的路,他的健康、教育、生活,各個方面都需要有保障」。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二十七條規定,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經死亡或者沒有監護能力的,由下列有監護能力的人按順序擔任監護人:祖父母、外祖父母;兄、姐;其他願意擔任監護人的個人或者組織,但是須經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或者民政部門同意。

「如果小宇的父母,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其他所有親戚都不能撫養,當地居委會和民政部門就有責任出面解決。」潘書鴻說。


本文來源: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140983

相似文章

最新文章

畢業租房百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