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臨窒息!北京33歲患病程式設計師自述「生死五小時」

作者:Doris 發表日期:2018-04-15 15:05:12

來源:北京青年報

男子突發「急性會厭炎」瀕臨窒息 醫院緊急手術挽救生命

33歲患病程式設計師還原「生死五小時」

蘇先生曾在友誼醫院急診科接受治療。

近日,一篇題為《急性會厭炎險致死!33歲程式設計師曝光三甲醫院搶救過程值得每個人警惕!》的文章在網絡熱傳。文章當事人蘇先生,今年33歲,是北京一家單位的程式設計師,在五小時內,經歷了從咽喉腫痛到呼吸困難、瀕臨窒息再到轉危為安的驚險過程。4月12日,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到蘇先生,他講述了在北京友誼醫院搶救的「生死五小時」。

對於今年33歲的蘇先生來說,3月28日是難以忘記的一天。在網上熱門文章《急性會厭炎險致死!33歲程式設計師曝光三甲醫院搶救過程值得每個人警惕!》中,他這樣描述這一天:「3月28日,周三,對於大家來說,是一個普通的日子,但對於我和我的家庭來說,差點成為悲慘的一天:我因急性會厭炎導致呼吸困難(三度喉阻塞),差點和這個世界說了拜拜。」

蘇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3月28日下午一點左右,自己感到嗓子不適,因為曾有過一次急性會厭炎的經歷,便趕到北京友誼醫院,隨即被確診為急性會厭炎,且處在危險期。注射甲強龍(一種糖皮質激素)後,因為友誼醫院沒有床位,蘇先生又到其他醫院繼續注射抗生素。

下午兩點二十分,正在輸液的蘇先生突然出現呼吸急促、劇烈咳嗽等症狀,擔心發生意外,沒等吊瓶打完蘇先生就拔針回到了友誼醫院。

下午四點,蘇先生再次回到友誼醫院急診科,「不知道是由於劇烈運動,還是水腫已經完全堵住了氣管,自己明顯感覺到呼吸困難,有被人掐脖子的感覺出現」,蘇先生在文中回憶道。

負責接診的是友誼醫院耳鼻喉科的彭哲醫生。彭醫生告訴北青報記者,當日下午四點,她接到急診科分診台電話,說有一個呼吸困難患者。彭醫生拎起氣切包就往急診科趕,並在電話里囑咐急診科醫生給病人吸氧、注射激素。「到了之後我才發現他就是我中午治療過的病人,」彭醫生說。彭哲介紹,激素注射後,蘇先生呼吸困難的情況仍然不斷反覆,呼吸困難達到2度到3度之間,此時應嚴密監測病人的病情變化,並做好氣管切開準備。從病房趕來的王國鵬醫生立即聯繫手術室,告知做好氣管切開的準備,並向病人交代病情、簽手術同意書。「如果病情繼續發展,病人很可能會出現窒息的情況,到時候有可能搶救不過來。」彭哲說。

下午四點半,友誼醫院在蘇先生「什麼證件都沒帶、家屬也沒在,也沒有交任何錢的情況下」,對他實施了氣切手術。耳鼻喉科劉良發主任介紹,正常情況下做手術肯定需要先辦好手續,但是遇到像蘇先生這樣病情危急需要搶救的,會第一時間搶救病人,後面再補辦手續。

下午六點左右,蘇先生從手術室出來,「當時心裏是一陣陣的酸楚,差一點就和家人,和這些朝夕相處的兄弟姐妹們,和這個世界永遠說了再見」。

對話

我在手機上寫「呼吸困難,求救」

半年前曾發病,沒想到會復發

北青報:您說這次是急性會厭炎復發,之前一次發病是怎樣的情況?

蘇先生:第一次是去年11月底,當時嗓子疼了兩三天,有一天凌晨四點多被疼醒了。因為有明顯的異物感,最開始我以為是一般的咽炎,就去了回龍觀的一家醫院。大夫檢查之後告訴我,你這個病需要住院,我們這裏沒有病房,你趕緊去附近的大醫院。當時我還想,怎麼一個咽炎還要住院?大夫告訴我,你這不是咽炎,是喉頭水腫,有窒息的風險。

北青報:第一次是怎麼治療的?恢復情況如何?

蘇先生:後來我就去了友誼醫院耳鼻喉科,大夫看了以後說是急性會厭炎。需要住院。但是因為暫時沒有床位,就給我開了甲強龍,囑咐我如果呼吸不暢就趕緊就醫,又讓我去打頭孢。在友誼醫院打完甲強龍以後,我就回到家周圍的醫院打了3天頭孢。當時打完第一天,嗓子裏就沒有異常了。

北青報:想過以後會復發嗎?

蘇先生:沒有,沒想過日後會復發。

三小時從咽喉腫痛到呼吸困難

北青報:3月28日幾點發病的?最開始有什麼症狀?

蘇先生:下午一點鐘的時候,就是很疼,我是左側會厭發炎,吞咽唾液時,喉左側很疼。

北青報:什麼時候病情加重?

蘇先生:大概下午三點五十五左右,當時還在另一家醫院輸液,就是呼吸聲加粗了,開始有喘氣聲了。

北青報:為什麼決定拔針回到友誼醫院?

蘇先生:我當時想,壞了,嚴重了,影響到呼吸,必須趕緊去友誼醫院,一分鐘也不能耽誤。

北青報:怎麼去的?用了多長時間?

蘇先生:騎車去的,300米,用了大概2分鐘吧。

北青報:到友誼醫院的時候有什麼症狀?為什麼會在手機上寫「急性會厭炎,呼吸困難,求救」?

蘇先生:我鎖單車的時候,就覺得像有人在掐脖子。寫字是因為之前查這個病的時候,說會失聲。當時我感覺呼吸急促,雖然還能說話,但是怕一會兒不能說了,就寫在了手機上。其實我覺得這次能自救加找人搶救,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去年11月份得過一次這個病,對這個病有了一定的了解。

北青報:這一兩分鐘是最危急的階段嗎?當時怎麼想?

蘇先生:是的,就是有一種瀕臨死亡的感覺,當時的想法就是我才30多歲,就這麼死了,孩子,老婆,父母怎麼辦。最強烈的感覺就是不甘心。瀕臨窒息,當時求生慾望很強烈。

見到拎着氣切包的大夫,感覺命保住了

北青報:從進醫院到找到大夫多長時間?找到大夫之後怎麼處理的?

蘇先生:一兩分鐘吧。進急診之後,大夫讓我去了急診內科,內科大夫看到我寫在手機上的字,就趕緊安排我吸氧,注射激素消腫,並立即通知耳鼻喉科。

北青報:看到醫生來了之後心理上有什麼變化?

蘇先生:見到拎着氣切包的耳鼻喉大夫,心裏就好了很多。感覺最多挨一刀,命保住了。在急診的時候,大夫也勸我別緊張,要放鬆點,就像我文章里說的,我想也是,反正大夫都來了,氣切包也在,配合大夫,多吸氧,努力穩定自己的情緒。

北青報:什麼時候出院的,現在恢復情況如何?

蘇先生:4月8日出院的,12日下午找大夫給我換了藥,大夫說裏面肌肉長了,但是皮還沒長好,下周可能要縫兩針。

感謝醫護人員,也希望大家知道這個病

北青報:為什麼要發這個文章?

蘇先生:主要有三點,第一讓大家知道這個急症,二是讓大家注重身體健康,三就是感謝友誼醫院,感謝各位大夫、護士。

北青報:文章發出後有什麼反響?

蘇先生:沒想到反響特別大,知乎上一千四百多個贊。友誼醫院的醫生後來還對我表示了感謝,說「在醫患關係緊張的大環境下,讓我們重拾了信心,要是患者都像你這樣我們工作就好做了」,還有醫生說我是「中國好患者」。

「急性會厭炎」

有何危險如何預防

據友誼醫院醫生介紹,會厭是咽喉的重要關卡,一般呈葉片狀,腫起來的時候會變成球狀,堵住喉嚨。急性會厭炎是耳鼻喉科的急重症之一,是一種可能會危及生命的疾病。這種疾病多見於青壯年,與病毒感染、細菌感染都有關係。

王國鵬醫生告訴記者,急性會厭炎的病人早期會有咽部疼痛、吞咽梗阻感等症狀,在這個階段,大多數病人通過激素、抗生素治療能夠有效控制病情,不需要行氣管切開的手術。但是少數病人對藥物不敏感,病情加重出現呼吸困難的症狀,就需要進行氣管切開術。

由於急性會厭炎病情進展迅速,劉良發主任提醒患者,要密切注意病情,謹遵醫囑。「很多病人對這個病的嚴重程度不了解,說我就是個嗓子痛,怎麼還要住院」,劉主任表示,這是一個和時間賽跑的疾病,「人活一口氣,兩三分鐘喘不上氣就很危險」。

會厭炎大多數是由感染引起的,友誼醫院醫生提醒公眾要注意預防。首先,平時應加強鍛煉,增強機體抵抗力;其次,對於會厭鄰近器官的急性炎症,要及時治療,防治感染蔓延;再者,應保持口腔衛生,戒煙酒,少吃辛辣刺激食物;糖尿病患者要注意控制血糖。(記者 張月朦 李濤)


本文來源: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597676925793226750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acupuncturehk.com/105638.html
轉載請注明:Doris 2018-04-15 15:05:12 於 香港資訊熱播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